钱景峰和男生一起看~片是种什么体验?-Pa小说

 

钱景峰和男生一起看~片是种什么体验?-Pa小说

钱景峰

“喂,哥,我到了。”沈欢情快步进入电梯。
“沈欢情,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电话那头传来哥哥沈黎无奈的声音。
“记得记得,今天是我的婚宴,这不是局里最近有个案子比较忙嘛……”沈欢情讨好着道,“那个,哥,电梯到了,先不说了哈,我马上就到!”
出了电梯,沈欢情看了一眼包厢序号,急急往里面走去。
刚刚走到走廊转角,前方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凄楚的哭声:“念深,能不能不结婚?”
沈欢情听到这个名字,脚步一顿,念深……顾念深?!
这不是她未来的老公么?
她忍不住探出头偷偷看过去。
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顾念深的后背,一个女人抽泣着靠在他的怀里。
顾念深将怀中女人扶起,淡淡道:“时间一到,我会和她离婚。”
女人紧抿着唇,她深知这男人脾性,自己说再多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定,她伤心的看了他一眼,侧过身准备离开。
女人跨出一步,从顾念深的旁边擦肩而过,顾念深也跟着转过身,沈欢情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是谁,这两年大火的新晋国民女神云惜瑶!
而传闻中云惜瑶的官配——正好是衍深集团总裁顾念深!
由于两人转身太快,沈欢情没来得及回避,直接就被发现了。
云惜瑶在看到沈欢情以后,脚步顿了一下,然后美目通红的瞪了她一眼,快步从她身边走了过去。
沈欢情一脸懵逼,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顾念深,便发现男人那双深邃的黑眸也正直直的看着她。
沈欢情不禁感慨的想,真是人生无处不巧合,她和她未来丈夫的见面方式,竟然会如此的别开生面。
两人就这么对视着都没有说话,气氛有点诡异,最后还是沈欢情先绷不住,主动走了过去。
“嗨!顾先生,真巧啊!”沈欢情笑着跟男人打招呼。
顾念深薄唇一勾,“你觉得很巧?”
沈欢情一噎,顾先生,我这是给你台阶下好吗?你这样让我怎么回?
顾念深看了眼沈欢情,“走吧。”
沈欢情愣了下,男人已经抬脚往前走了,她这才反应过来,他是叫她一起。
她连忙跟上他的脚步,两人一起进了包厢。
“回来了?”餐桌旁的一个中年女子转过头,在看到一起进来的顾念深和沈欢情后,脸上顿时上过一丝惊喜,“我说阿深出去做什么,原来是去接欢情了啊。”
沈欢情嘴角抽了抽,忍不住斜眼睨了下.身旁的男人,却见他一脸淡然,显然是默认了。
明明是自己去密会佳人,凭什么要她背锅?沈欢情忍不住腹诽。
两人分别在两边坐下,哥哥沈黎轻轻敲了下沈欢情的额头,“今天是你的婚宴,居然也能迟到!”
沈欢情轻嘶了声,揉了揉额头,然后转头歉意的对对面的舒礼薇道:“舒阿姨,不好意思,我迟到了。”
“没关系,阿姨知道警局的工作很忙,也难为你一个女孩子了,这么辛苦。”舒礼薇连忙摇头笑道。
沈欢情笑笑,目光不经意又落在了舒礼薇身旁的顾念深身上,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,棱角分明的五官在包厢柔和的灯光下显得俊美非常,他的鬓角很整齐,唇色略淡,嘴角勾着的笑意有些漫不经心。
这就是她的结婚对象,几分钟前还对另一个女人许诺‘我会和她离婚’的男人,衍深集团的首席总裁,顾念深。 “欢情也来了,咱们先上菜在聊吧。”沈黎开口道。
“好。”舒礼薇点头。
沈黎唤来侍应上菜,今晚上说是婚宴,其实就他们四个人,因为双方意见统一,一切从简,所以才有了这顿饭。
“欢情,今天这婚宴是办的仓促了些,等以后我再让阿深给你补办一个盛大婚礼。”舒礼薇拉着沈欢情的手歉意道。
“没关系的,舒阿姨。”沈欢情连忙摆手,心道,刚才进门前他还在外面承诺别的女人,时间一到就会和她离婚,这说不定很快就会离婚了。
“还是委屈你了,以后阿深一定会好好对你的。”舒礼薇笑道。
沈欢情干笑,可是她怎么觉得她的未来堪忧啊……从刚才来看,云惜瑶和顾念深的关系似乎匪浅啊……
一顿饭吃的很平静。
饭后,舒礼薇对沈欢情道:“欢情,这里离民政局近,我在楼上给你们定了一间套房,你们在这住一晚,明天好去把领证手续办一下。”
说完,她从包里拿出一张烫金房卡塞到沈欢情手中。
沈欢情:“……”
“时间也不早了,沈黎,今晚上就麻烦你送我回去了。”舒礼薇对一旁的沈黎道。
沈黎站起身,温和有礼,“不麻烦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临走之前,舒礼薇冲着对沈欢情眨了眨眼,暧.昧道:“欢情,今晚是你们的新婚之夜,一定要好好相处啊……”她还特意给小两口准备了新婚惊喜呢!
不过这一句,舒礼薇没有说,她不想吓到沈欢情。
沈欢情无言以对。
婉拒了两人相送,舒礼薇便和沈黎一起离开了。
他们两人走后,包厢里的气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沈欢情没有说话,对面顾念深也没有。
沈欢情转着手中的房卡,终于忍不住心中好奇,抬头问对面的男人道:“顾念深,你既然喜欢云惜瑶,为什么还要答应跟我结婚啊?”
顾念深闻言眸中闪过一丝微光,他还以为她不会问了。
“我妈中意你。”
沈欢情:“……”
这理由还真是……无可挑剔。
“你呢?”男人清冷的声音忽然传来。
沈欢情抬起头,想了一下理由,笑道:“你也知道,我是个法医,平时打交道的都是……所以我哥担心我嫁不出去,就给了我一堆青年才俊的照片跟我打赌,说只要我敢选,他就有办法成,然后我就选了个难度系数最高的你,结果……”
她耸耸肩,一脸无奈的表情。
顾念深闻言,意味不明的一笑,“你觉得我……难度系数最高?”
自从顾念深回尧城以后,就创造了无数的商业神话,短短几年间,衍深集团一跃成为了尧城的龙头企业,顾念深也成了尧城最闪亮的钻石老公人选,引无数女性前仆后继。
而从始至终,顾念深所有的绯闻,都和云惜瑶有关……不对,现在应该不是绯闻了,她刚才已经亲眼看见了两人郎情妾意的一幕,他们就是一对来着。
“哦?是么?”顾念深微微挑眉,神色莫测。沈欢情用力的点头,然后看了眼自己手中的房卡,迟疑了一会,“那个——”
她才刚开口,手中的房卡就被抽走了,顾念深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她身边。
“走吧。”
“嗯?”沈欢情一时没反应过来。
“难道你打算在这里坐一晚上?”顾念深扫了眼包厢道。
沈欢情囧,不待她说什么,顾念深已经径自转身往门口走去了。
“唉?顾念深,等等……”沈欢情连忙抓过自己的包跟了上去。
两个人一前一后进了楼上舒礼薇帮忙订的套房。
插上房卡,房间里的灯瞬间亮了起来。
一片诡异的安静。
微暗的灯光下,总统套房内装饰无数的彩带和粉色气球,墙上用红色玫瑰拼着一个巨大的心形,很是喜庆,完完全全的婚房布置。
沈欢情瞬间就明白了舒礼薇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是什么意思,她觉得自己脸现在一定是一个大写的囧字。
不过顾念深很快就若无其事的走了进去,走的时候还避开了地上的气球。
沈欢情亦步亦趋的跟在顾念深身后走了进去,看着男人在米色沙发上坐下。
顾念深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,一手随意的搭在扶手上,只是这么一个随意的动作,却硬生生被顾念深演绎的出了优雅矜贵的感觉。
沈欢情不禁想,这男人果然生来就是上天的宠儿,从小时候就有样了。
“呃,那个,顾念深,我可以提一个不太成熟的意见么?”沈欢情笑着问道。
顾念深闻言抬眸,吐出的话差点没把沈欢情气死,“既然你也知道不成熟,那就不用说了。”
沈欢情气结,磨牙道:“我只是想说,你再去开一间房吧。”
结果顾念深上下打量了沈欢情一眼,然后说道:“你还不足以挑起我的兴趣,今天的话你也听到了,我和你结婚,只不过是成全我妈的心愿而已,所以,你大可放心。”
沈欢情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材,该有的她都有,也不比别人差,他那种嫌弃的眼神到底是几个意思?
沈欢情表示不服,她心思一转,随即弯眸一笑:“顾先生说的哪里话,我也是被我哥逼的没办法才翻了你的牌子,我知道你对云惜瑶情有独钟,我当然相信你不会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了!”她刻意在非分之想上面加重了语气。
顾念深淡淡看着沈欢情,顾先生都喊出来了,可见她对于被嫌弃身材这件事有多不满。
“你好像很不服气?”
沈欢情没好气的转过脸。
顾念深再次上下打量了沈欢情一眼,突然问了个无关紧要的问题,“你多大了?”
沈欢情狐疑的看了他一眼,“24。”
顾念深颔首,然后沈欢情就听见了一句让她更加吐血的话:“年龄倒是成年了,但是身材却停留在未成年。”
沈欢情的小宇宙瞬间被点燃了,今天是第一次交锋,她要是不给自己扳回一局,以后还不得被这个拽的二五八万的男人压的死死的?她眸子微微眯了眯,往前走了一步,叉腰低头俯视般看着沙发上的男人,嫌弃道:“顾念深,大胸大屁股那是猩猩!你听没听说过娇小玲珑这个词?”
顾念深看着沈欢情表情生动的小脸,圆圆的杏眸里满是不服气,和小时候一样,无论何时,都带着一股倔强不肯服输的劲儿。
就在沈欢情以为他被自己怼的没话说了的时候,顾念深突然之间就站了起来。
男人整整高了她一个头,沈欢情没有防备,直接被吓了一跳,本能的往后一退,却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一个气球,气球碰的一声炸响,沈欢情也在慌乱中倒在了沙发上。
“就这点胆子也做法医?”顾念深嗤笑了一声。
沈欢情怒了,“正在验尸的时候,尸体突然坐了起来,换做是你难道不会被吓到吗?”
不错,还知道拐着弯来骂他了。
顾念深嘴角缓缓勾起一抹邪魅的笑,突然俯身双手撑在沙发上,将沈欢情禁锢在了自己的双臂范围之内。
男人眸光幽深,嘴角噙着的笑意危险意味十足,沈欢情心中顿时警铃大作,心思飞转,然后大声道:“顾念深,你刚才不是说对我不感兴趣的么?你不会打算打自己脸吧?”
顾念深垂眸看着身下故作镇定的女人,轻呵了一声,“我就是想看看,到底真的是娇小玲珑,还是未成年……”
沈欢情再次被未成年三个字刺激了,想也不想的怒道:“你才未成年!你全身上下都未成年!”
“你看过?”顾念深反问。
沈欢情嗤了声,“这还用看吗?”
“这样说未免太过武断,我可以让你眼见为实。”顾念深微微压低了声音,瞬间,一股暧.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转。
男人温热的呼吸微微喷薄在沈欢情脸上,沈欢情白皙的脸控制不住地红了,跟这个男人比下限,她甘拜下风。
沈欢情膝盖一曲,像条鱼一样从沙发上滑了下去,成功从顾念深身下溜了出来,她迅速站起身往旁边退了两步,一脸笑意盈盈道:“眼见就不用了,你忘了我的是做什么的吗?论人体构造我可比你专业多了。”
顾念深看着沈欢情笑容明媚的小脸,黑眸顿时一眯,缓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走向沈欢情。
沈欢情被他这一眼看的心中一惊,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。
他该不会要打她吧?
沈欢情往后退了好几步,警惕的看着顾念深,“喂,顾念深,你说不过我也不至于动手打人吧?”
打她?顾念深额角跳了跳,这女人脑袋瓜里都装了些什么?
就在这时,一道手机铃声响了起来,顾念深顿住脚步拿出手机,在看到上面信息后,眉头一蹙,转身离开了。
沈欢情看着关上的房门,就这么走了?
不过也好,睡觉的事情算是解决了!
顾念深走后没有再回来,沈欢情一.夜好眠。
翌日,上午十点。
沈欢情和顾念深一起去民政局办手续,车子快到民政局的时候,沈欢情才恍然记起来一件事,“额,那个,顾念深,我好像忘带户口本儿了……”
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更加精彩!